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兰卡斯特县,中国杭州科尔集团建造的纺纱厂已经开始试运行。车间里,来自萧山的技术指导正在教美国工人操作从中国运来的纺纱机。部分从得克萨斯、路易斯安那州运来的原棉已经变成细密的纱锭,将被运往美国其他州、中国内地和南美。  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调查发现,赴美建厂的确是一部分中国企业的选择,甚至连通常被视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纺织企业也有这么做的。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主要是由于近年来中美两国制造业成本差距缩小,美国是这些工厂主要客户的所在地,并且已经加入或即将加入多项自由贸易协定,在此建厂规避贸易壁垒变得更划算。  不过,用具体数字比例来断定“中国制造业成本已高于或与美国持平”的说法也并不准确。接受采访的企业经营人员说,美国有一些成本比中国低,如原棉价格和能源价格,但人力成本仍是中国的5到6倍,绝对成本仍大幅高于中国。  【中国纺织厂落户美国】  南卡曾是美国南方“纺织工业走廊”的一部分,当地人自称血液里流淌着纺织的基因。上世纪八十年代起,纺织业在全球化浪潮中向新兴国家转移。除了少数以高技术为先导的高端纺纱厂还在运转,南卡的大部分劳动密集型工厂已经关门。如今,一些一百多年前的纺纱厂房内部已被改造成精品公寓出租,只有楼宇的红砖外立面还在向后人提示着这里昔日的纺织辉煌。  听闻中国公司来南卡开纺纱厂,附近的格林维尔市市长诺尔斯·怀特颇感意外。现在怀特每次去中国都要参加几个纺织交易博览会,希望将类似的投资引入格林维尔。科尔落户为兰卡斯特带来了500个就业岗位,有什么事能比创造就业更能让市长为之心动呢?  在科尔工厂的东南方向,另一家来自中国浙江的企业——江南化纤有限公司的工厂也已拔地而起,主厂房的高度相当于八层楼公寓,是方圆数十公里内最高的建筑。根据流程设计,废旧塑料会从楼顶的自动化装置中经过层层加工,最后变成细如发丝的化学纤维。大批成套设备生产线已经从湖南浏阳运抵尚在施工中的厂房。  【贴近市场加成本差距缩小】  这些原生于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什么会到美国来建厂?将这两个项目引入南卡的前南卡商务厅中国项目负责人林新伟对新华国际客户端表示,成本差距变小是主要动因之一。从一些企业负责人的说法来看,这些企业由于种种因素希望贴近美国市场,而要素成本的差距缩小使得赴美建厂综合起来看更划算。  科尔工厂负责人王可告诉记者,南卡的电费比中国便宜一半以上,棉花便宜近一半。江南化纤首席运营官毛伟峰说,南卡便宜的电费对于他们这样需要24小时运转的工厂来说非常重要。当然,除了原料成本,规避美欧对中国塑料纤维发起的多轮反倾销调查也是赴美建厂的主要考量之一。  中美之间迅速缩小的制造业成本差距的确是很多中国企业来美建厂的主要因素之一。曾将海尔引进南卡建厂、现已开始为佐治亚州做中国项目招商引资工作的林新伟说,据他观察,2009年美国制造业生产成本约是中国的12倍,2012年已经缩小到5至6倍,现在大约是3倍。  波士顿咨询公司曾发表一份研究报告,估算认为若不考虑运输成本等因素,在美国花1美元制造出来的东西在中国要花0.96美元。对此,林新伟认为,中美制造业成本“1:0.96”的数据并不准确。虽然美国能源价格比中国低,但人力成本仍是中国的5到6倍,美国的绝对成本仍大幅高于中国。  【中企赴美有利发展】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表示,中国企业来美国,对美国的一些产业发展有帮助,也是为了自身发展。  科尔在南卡开工后不久就有一家印染厂和一家棉布厂决定在它附近落户。  不久前,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市的铁路车辆组装厂奠基。那里曾是新英格兰地区的制造业中心,但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制造业开始外迁。马萨诸塞州州长查理·贝克对记者表示,中车建厂或将促进当地实现制造业的回归,这对该州来说是一件大事。  万向美国公司总经理倪频表示,一些美国企业在全球化竞争的环境下没能形成规模经济,险遭淘汰。而一些中国公司具有全球资源优化整合的能力,可以帮助这些美国企业降低总成本,实现双赢。(刘劼)

兰卡斯特县招商局局长基思滕内尔表示,该县以纺织技术走廊作为卖点,进行招商引资,科尔集团给当地纺织业复兴带来了希望。

总部位于杭州萧山的中国科尔集团选择把首家海外工厂设在南卡州的兰卡斯特县。工厂利用南卡州地处美棉花产区中心位置的优势,生产工业棉纱。产品一部分运回中国销售,另一部分供应美国本地和周边市场。

对此,专家认为,中国企业投资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主要问题是文化问题和员工队伍的本土化问题。如果在美国或者欧洲等地投资,需要重视文化的差异,因为这会导致思维方式的不同,沟通起来会比较费时费事,在投资并购的过程中可能会碰到问题和误解。而且在投资后的生产过程中,也需要考虑当地的情况来运营,否则可能会导致投资的失败。

公司80%的业务是出口外销,近八成外销美国。因此,在美国办厂符合公司战略发展方向。

2015年,科尔集团在当地投建的纺纱厂开始试运行。在2.14万平方米的纺纱厂内,巨大的机器可以将棉花的种子和尘土剔除,将这些毛絮送入梳棉机,梳棉机再把它们整理成长长的粗棉,然后工人们把棉条放入纺纱机,纺成一卷一卷的纱线。工厂利用南卡州地处美棉花产区中心位置的优势,生产工业棉纱。产品一部分运回中国销售,另一部分供应美国本地和周边市场。

阿迪达斯中国供应商苏州天源服装有限公司在美国阿肯色州投资2000万美元,建设全自动化、智能化服装厂。

贸易摩擦让纺企投资更谨慎

美国的配件成本是中国的7倍左右,买一个电机,国内要几千元的在美国买折算下来要上万元人民币。在美国的工厂里,所有的生产线都是国内运去,哪怕10元的器件也是带过去的。2002年开始和美国化纤类产品最大经销商合作,到他们厂里一看傻眼了,设备落后,管理落后,我们淘汰的技术设备,他们还在用。当时,他们想让我们帮着改造,我说设备都要全部报废。

关于国内纺企走出去,业内专家认为,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对外投资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制造基地布局模式,即在当地投资建厂进行生产,这种模式主要位于东南亚和南亚,比如中国企业在越南投资了250万纱锭,柬埔寨有70%的服装厂是中国投资的;另一种是价值链整合模式,通过并购对产业链两端的原料资源、设计研发资源、品牌资源和市场渠道资源进行全球范围内的延伸和掌控。

电力成本,在美国工业用电1度折算下来不到0.4元人民币,国内浙江省大工业电价是0.75元人民币。便宜的电费对于江南化纤这样需要24小时运转的工厂来说非常重要。

提及科尔选择美国设厂的原因,集团负责人黄国刚曾这样回答:美国是世界第三大产棉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棉花出口国,棉花资源丰富。当地棉价和国内棉价的价差大约在每吨5000元左右。虽然美国人力要比国内高出很多,但平均下来,每年的棉花原材料就可以省下7.5亿元。显而易见,我国的人力成本优势已经无法抵消其他的成本考量。

基建成本高。

比如,劳动力成本差的问题一直以来都存在,每个员工每年差价小于16万元;在美的厂房建筑成本更高,国内1500元/平方,美国近4000元/平方;签证难以办下来,我们想派一些技术安装和管理人员过去,但美国要求必须是美国工人不能完成的才可以给工作签证;语言不通,美国只有0.9%的人会讲中文,且聚集在加州等经济发达区,交流有问题,招人成本很高。朱善庆介绍道。

几年时间过去了,这些赴美建厂的纺织企业感受如何呢?江南化纤有限公司董事长孙祖康算了一笔帐。

与几年前不同,如今复杂的国际贸易环境让纺企对外投资变得更加谨慎。但对于科尔集团来说,几年前的赴美投资也是挑战与机遇共存。

浙江慈溪江南化纤有限公司2000年成立,生产再生聚酯短纤维。2013年9月,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投资4500万美元开设分厂。投资额4500万美元,带动300多人就业。

过去,纺纱厂曾经是大规模低劳动力成本制造的缩影,高成本和低成本制造国家之间也曾有着泾渭分明的界线,现而今,这种清晰的界线已经开始模糊,纺织厂在美国的建立正是这种界线模糊的一部分。

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对外投资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制造基地布局模式,即在当地投资建厂进行生产。比如柬埔寨有70%的服装厂是中国投资的;另一种是价值链整合模式,通过并购对产业链两端的原料资源、设计研发资源、品牌资源和市场渠道资源进行全球范围内的延伸和掌控。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剧,业内专家认为,美国对中方未来投资的审批将更加严苛,这也促使企业家在考虑赴美投资时更加审慎,同时带动一部分投资更多转向东南亚国家,而这也将对萎缩的美国纺织服装产业产生不小影响。

综合来看,美国的土地、电力、物流等成本较低。配件、基建和人力成本较高。

早在2013年年底,浙江棉纺织龙头企业科尔集团(以下简称科尔)宣布,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兰开斯特郡开设其第一家海外工厂,投资总额为2.18亿美元。正因如此,科尔集团也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家在美国设立工厂的中国纺织企业。

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劳动力成本差价高,目前每个员工每年差价小于16万人民币;厂房建筑成本高,国内1500元/平方,美国近4000人民币/平方;签证难以办下来。我们想派一些技术安装和管理人员过去,但美国要求必须是美国工人不能完成的才可以给工作签证;语言不通,美国只有0.9%的人会讲中文,且聚集在加州等经济发达区,招人成本很高,所以交流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