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是中国铁矿石需求增长减缓,一方面是全球铁矿石产量大增,在这样的背景下铁矿石供过于求进入买方市场,将对产业链上游构成巨大冲击。  近日世界最大铁矿石矿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也加入了降价的行列,开始为中国买家提供折扣。不断下跌的铁矿石价格对国内钢厂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于国内铁矿石矿山等企业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钢企理性采购  在2008年之前,国内钢铁企业面对国际三大矿山时一直处于弱势。而如今,面对供给过剩的局面,曾经强势无比的巨头们也开始放低身段降价促销,这令国内铁矿石矿山更加艰难,整个行业几乎陷入停滞状态。  有消息称,近日巴西淡水河谷对含铁量62%至63%的SSFG烧结粉三季度合约进行变相降价,为部分买家提供每吨2.50美元的折扣。淡水河谷6月25日在公报中对全球铁矿石供需形势表示出较为悲观的态度。该公报显示,未来数年全球铁矿石产量将稳步增长。  不仅仅是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和福斯科都在积极扩产,到2020年全球海运铁矿石市场会达到18.1亿吨,这将远远超出2013年的水平。  但由于中国需求增长放缓,铁矿石价格自年初以来价格不断下跌,进口铁矿石价格已经下跌逾30%。这主要是由于市场一致对未来价格悲观。面对此状,很多厂家选择放弃与矿商签订长期合约,仅维持目前的按需采购。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钢企对低廉的铁矿石不感兴趣呢?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市场供需形势变化,铁矿石已经变为买方市场,中国钢厂一方面享受着铁矿石价格下跌带来的成本下降,另一方面将承受国内需求长期疲软的现实。正是因为需求不乐观,钢企的采购意愿受到了抑制。  中国钢铁业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5月份,88家重点大中型钢厂当月盈利环比上涨132.4%;而销售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逾40%。钢厂在销售收入下降的同时总体盈利有所上升,这主要受益于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  矿山无奈减产  正是因为进口铁矿石日趋低廉的价格,国内铁矿石矿山已经几乎陷入停滞的状态。  数据显示,今年5月进口铁矿石平均价格就跌破100美元/吨关口,近期价格在95美元/吨左右徘徊。而这样低的价格是国内铁矿石矿山难以承受的。无奈之下,许多中小矿山开始大规模减产甚至停产。  国内钢铁生产企业更倾向于采购进口矿石,而减少对品质较低的国产铁矿石的使用。据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截至6月份64家样本钢厂平均使用进口矿配比为89%,比前一次统计增加了2%。  面对低迷的价格,悲观的情绪在市场中蔓延。国内不少中小矿山选择了停产、减产。  6月份70家样本矿山的开工率为62%,较5月底大幅下降5.9%。中小型矿山停产减产现象明显,开工率分别为39.8%和24.8%。唐山周边中小民营矿山停产率甚至接近90%。唐山地区钢铁业内人士马芸认为,这种情况只有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出现过,全国范围内的矿山停产减产趋势还在继续。  由于国内铁矿石年产量在总需求中的占比达36%,国内矿山的减产还是对国内市场能够造成一定影响的。马芸向记者表示,650元/吨对国内矿山来说是一个重要心理关口,如果价格到了这一位置,减少的产能就能够使得市场短期供需平衡。他的说法近期在期货市场得到了验证,铁矿石主力合约1409在6月17日触及656元/吨的历史低点后开始反弹,截至上周末大连商品交易所的铁矿石1409合约已经反弹至710元/吨上方。  铁矿石熊市延续  从短期来看,国内矿山减产对价格还是有一定支撑作用,但这种支撑很难长期维持。记者从国内一家大型国有矿业企业了解到,未来一个月该企业将把产量从每天6000吨左右降至约4500吨,以应对日益下降的下游需求。  受到钢企减产的影响,铁矿石矿山开始一波停产潮。在中国最主要的矿石生产区——东北,产能在20万至30万吨的矿场多数已经停产。主要产钢省份——河北省也有部分矿山停产。山东省的民营选矿工厂中,大约有七成都已停止运营。国产铁矿石矿山已经处于停滞边缘,仅部分有优势的大型选矿企业仍在苦苦挣扎。  面对放低姿态的国际矿商以及价低质高的进口铁矿石,国内矿山矿企更加步履维艰。  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前5个月海关进口铁矿石38266万吨,同比增长19%。进口铁矿石具有价格和品质双重优势: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矿石品味高达60%以上,国内矿石的含量平均只有15%。国内铁矿石除了在运输成本上有优势外,其他价格和品质方面均处于劣势。分析人士认为,不考虑战略安全的情况下,进口铁矿石消费占比将继续逐年增加。  从目前三大矿山的生产计划来看,未来几年三大矿山生产进度反而进一步加快。资料显示,在2014年下半年以及2015年至2017年全球铁矿石将迎来产能释放高峰期,届时铁矿石供给过剩的状况将更加严重,因此不排除铁矿石熊市将延续数年。

矿价跌、成交淡、矿商心态悲观,这是处在下行通道中矿市的“一体三面”。据资讯机构矿价追踪系统显示,截至26日,进口矿价仍在继续下跌,矿市内商家心态比较悲观,钢厂采购处于观望阶段。三大矿山招标资源成交价格的跌幅在扩大,受其影响,相关的远期价格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中国、欧洲等地钢企大幅减产、铁矿石供给平稳增长、下游钢材价格暴跌,使得10月后铁矿石价格大幅跳水。由此,全球矿业巨头之一淡水河谷提出了交易后退补差价方案,季度价进一步向现货矿靠拢。
然而,铁矿石价格现货化打破了利益制衡,价格不稳定对矿企、钢厂均存弊端,由此,铁矿石定价虽有现货化趋向,但矿企、钢厂之间签订的长期合同仍将是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供需逆转矿石市场加速现货化
“金九银十”是钢材市场的传统旺季,但今年九、十月份,钢铁市场遭遇寒冬,全行业减产降价。
据商务部商务预报监测,11月上旬,国内钢材价格连续十一周回落,累计比8月中旬下跌9.5%。行业大幅减产,据国家统计局公布,10月份全国日均粗钢、钢材产量分别为176.4万吨和235.7万吨,环比降低6.7%和7.4%。
减产风暴在国际市场也未能幸免。债务危机困扰的欧洲成为重灾区,重要钢厂纷纷宣布减产,截至10月底,安塞乐米塔尔关闭欧洲的部分高炉和电炉,蒂森克虏伯宣布将在第四季度削减其在欧洲的钢产量50万吨。
另一面,全球矿石产量稳步增长。
2011年,金融危机掀起的全球矿业投资风潮项目开始进入达产期,矿石新增产能释放,从而导致了铁矿石产量的明显增长。
四大矿山中除力拓外,其他三大矿山铁矿石产量均创下历史新高。
统计表明,第三季度四大矿山共计生产铁矿石1.77亿吨,同比增长11.2%,环比增长9.6%。其中,淡水河谷三季度铁矿石产量为8790万吨,同比增长10%,环比增长13.5%;必和必拓三季度铁矿石产量为3957万吨,同比增长23.7%,环比增长11.4%;FMG三季度铁矿石产量为1584万吨,同比大幅增长62.5%,环比增长27.7%;力拓三季度铁矿石产量为4983万吨,同比增长4.7%,环比增长2.0%,仅次于2010年第四季度5005万吨的历史高位。
10月,铁矿石市场供求关系逆转,现货矿大幅下跌,协议矿的制度缺陷暴漏出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主动调整第四季度的铁矿石报价,从175美元/吨下降到160美元/吨,但无奈现货市场降幅更大,港口铁矿石现货矿到岸价跌到130美元/吨。
国内钢厂开始要求下调协议矿价格,部分钢企不愿履行原定的第四季度合约价。国际矿企妥协,淡水河谷发函称,鉴于铁矿石市场新变化,决定按照当期的指数价格调整四季度的铁矿石报价,10月份提货的钢厂可以先按照9月30日的某指数价格作为提货价,在第四季度结束后,双方将按照当季指数均价结算,即交易后退补差价。
表面上是钢厂的胜利,其实此举也表明,淡水河谷将季度价进一步向现货矿靠拢,推动铁矿石定价机制从季度合约进入到现货交易。
淡水河谷铁矿石部执行董事马丁斯表示,正在逐个与中国客户谈判,有可能采取按照实际均价定价的措施,取代自2010年4月以来采用的季度定价模式。
进口矿现货化对矿企钢厂均存弊端
在长协矿时代,协议矿、现货矿市场相互角力,能保持平衡状态。但进入二十一世纪,全球矿石市场的供需失衡,行业价格波动加剧,矿企、钢厂地位不平衡,持续冲击着矿石市场,导致协议矿市场纷争,铁矿石市场不再平衡。
传统意义上的铁矿石协议矿远去,市场洗牌、重新建立交易制度。定价机制成为核心。
协议周期逐步缩短或直接转为现货矿,这将直接影响矿石企业的运营。
目前矿企采取变通方法,以短期协议矿形式出现,但短期协议矿存在着高风险。经验证明,在协议价低于市场价时,矿企有减少供应的可能,而当市场价低于协议价时,钢企又有减少采购的动机。无论季度矿、月度矿都存在着违约风险,而且违约是双向的,矿企、钢企都存在这种可能。
目前铁矿石价格下滑,钢企采用现货定价比较有利。但长远看,现货矿将加重企业的原料采购任务,矿价大涨大跌均对钢铁企业的稳定生产形成影响。
矿企、钢厂单独议价供货比例会上升
尽管采用季度矿交易对钢厂、矿企都有益处,但事实是进口矿石交易正在趋向现货。
铁矿石市场剧烈波动,供求关系变化,市场没有达到新的平衡,没有一个让双方都安心接受的交易制度。定价现货化加速除供求剧烈变动外,还导致钢厂、矿企之间的信任度低,使得交易秩序难以维持。
目前,矿企主动探索新的方式,淡水河谷提出了交易后退补差价方案,具有一定可行性。但同样,这种交易方式对钢厂、矿企均有一定挑战,需要一些条件。
首先,退补差价是建立在稳定的上下游交易关系的基础之上;其次,考验双方的商业诚信。大宗交易占用大笔资金对于资金充沛的企业而言,压下三个月时间的差额货款尚不成问题,但对于中小客户特别资金普遍紧张环境,确实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另外,这种交易制度本身有一定风险,现在,淡水河谷提出矿企占优的事后补差,若出现相反情况,即协议价大幅低于市场价,处于钢厂和贸易商的占优形势,淡水河谷公司面对金融危机后新开发的中小客户是否会放心推广这种制度是个问题。
近几年我国进口矿市场向现货方向发展。但长期看,矿企、钢厂之间签订的长期合同仍将是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从传统的季度矿等形式转变为矿企、钢厂间的相互寻找合适生意伙伴、签订一对一的长期供货协议形式。
建议钢厂要积极参与矿石定价协商,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交易制度,从而稳定铁矿石市场交易。

“疯狂铁矿石”的“疯劲”正在渐渐远去。在业内印象中一向“牛气”的矿石价格,目前已处于持续的下行通道。据相关机构的监测,进口矿价已跌至近2年来的低点,矿市“需弱供强”的格局正在形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