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本次大会由世界水泥协会、上海市水泥行业协会主办,来自全球数十个国家的业界人士、行业专家、水泥企业和服务商企业领导出席论坛,以“可持续工业创新发展”为主题,围绕“全球水泥工业展望”、“中国水泥工业基本情况”、“全球水泥工业积极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危废处理及水泥窑协同处置”、“利用人工智能改善能耗、降低氮氧化物排放”、“矿山治理及植生复垦”、“替代燃料战略及关键的成功因素:国际实践”等议题开展深入交流和讨论。公司副总裁杨宏兵出席大会。

一向充满激情与活力的李叶青坐不住了。他多次向公司领导发出并非“危言耸听”的呼吁:“再不创新、再不发展,华新将被市场无情淘汰出局。”

  李叶青说:“水泥窑的煅烧过程与处理工业和医疗废弃物的焚烧炉有很多相似之处。”水泥窑的煅烧过程有四大特点:温度高,火焰温度为1800℃,物料温度为1500℃;煅烧过程中是强碱性气氛和弱还原气氛;高温持续时间长。

图片 1
 

李叶青总裁作报告

为解决“垃圾围城”难题,2008年,李叶青带领技术团队针对中国固体废弃物的特性,致力于水泥窑协同处置固体废弃物成套技术的研发和实践。经过十年坚持不懈的攻关,以李叶青领衔的科研团队,相继研发和创新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整套水泥窑协同无害化和资源化处置技术与装备,取得了91项相关专利,涵盖城市生活垃圾、市政污泥、工业危废、污染土、漂浮物、医疗危废六大环保业务处置平台。

“垃圾围城”是困扰很多地方政府的“老大难”问题,近年来,“主烧”与“反烧”的争论一直不绝于耳,二恶英是其中一个关键。与垃圾焚烧炉相比,水泥窑在进行协同处置废物的时候,温度更高、高温时间更长,可以有效避免二恶英的产生。

  本网消息:10月30日下午,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北京主持召开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问题座谈交流。华新总裁李叶青应邀出席了座谈会,并在会上就中国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技术及推广情况作了主题发言。
  李叶青总裁在发言中介绍了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国内外现状、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的技术原理特点和所具有的处置能力大、成本低、节能减排效果显著等优势。他指出,发达国家30余年的实践证明,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废在技术上和运作上是成熟、安全、可靠的。
  座谈会气氛热烈,委员们踊跃发言。委员们认为,在固体废弃物日益增多,“垃圾围城”日趋严重、污染治理设施不足的情况下,利用现有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是一件值得重视的好事,对化解水泥行业产能过剩、促进水泥行业绿色转型发展,保护生态环境、提升居民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委员们建议,要高度重视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问题,关键要制定具体可行的政策,并确保政策落地。已有布点的工作要做好,稳步有序推进试点,要防止蜂拥而起,更不能借此扩大产能。要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管理的法规建设,加大财税政策扶持力度,引入一些市场机制。要完善相关标准体系和评价体系,加强协同处置全过程的监管,加强关键技术的研发与创新,加快先进技术的推广应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介绍了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的有关情况。他说,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是一种可行方式,国家发改委将研究落实投资、价格、财税、金融等方面的政策。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负责同志出席会议并与委员们互动交流。全国政协对“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问题非常关注,此前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专门赴湖北、北京进行了实地调研。
  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认真听取意见,并与大家交流。全国政协副主席杜青林、罗富和、张庆黎、马培华出席座谈会。
  10月31日晚19:00,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发了当天的会议新闻。视频链接地址:

图片 2

**不忘初心,让企业实现“水泥摇篮”到“环保先锋”蜕变

 工艺流程上的相似让水泥窑具备了变成废弃物高温处理系统的可能,但能够保证水泥质量吗?李叶青说:“地球表面含量最为丰富的5种元素为硅、铝、铁、钙、镁,这也是水泥的主要成分。燃烧后的废弃物残渣中主要也是这些成分,只是比例存在差异。所以,我们只要通过调整不同元素的比例,就可以将这些残渣添加到水泥中去,同时保证水泥的质量。”

报告中,李叶青指出,水泥在生产过程中会消耗大量石灰石、煤炭等不可再生资源,并排出温室气体等污染物,全球水泥行业面临巨大的节能减排压力。协同处置是水泥行业绿色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可以降低水泥行业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和对化石燃料及矿石原料的依赖,能安全无害化处置废弃物减少填埋占地,降低新建处理设施的公共投资等,优势显著。他还分析了中国及全球其他地区和国家的水泥窑协同处置的现状,指出水泥行业发展协同处置成为绿色环保功能性产业是必然的发展趋势,中国目前用于水泥厂协同处理的废弃物占比很低,在处理量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1999年2月,5号窑一次点火成功,比国家经贸委核定的30个月工期提前了14个月,节省投资3.8亿元,创造了国内同行业中工期最短、投资最省、技术装备最先进、实际生产能力最佳等多项之最,被国家建材局认定为水泥工业技术进步的样板工程。

   

本网消息:9月10日,“2019第三届世界水泥大会暨第二届全球气候变化论坛”在上海召开,公司总裁李叶青作为特邀嘉宾出席大会并作《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分析及展望》主题报告,获得与会人员的高度评价。

5号窑的建成投产,不仅使华新的生产规模和技术装备水平再次跃居国内前列,而且使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技术创新机制,培养和锻炼了一支能打硬仗敢于攻克技术难关的队伍,为华新后来的快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图片 3

  据测算,国内原生垃圾的热值为500~700大卡,而国外原生垃圾的热值为2000~3000大卡。严格意义上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国内原生垃圾是无法直接烧的,需要添加煤等燃料。这样算来,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成本会更高,但收益也会比较高,原因就在于补贴政策。“这些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享受的政府补贴包括两方面,一是垃圾处理费,一是上网电价补贴,后者才是相关企业经济收益的主要来源。”李叶青告诉记者,按照原生垃圾的热值来计算,若上网电价补贴为0.25元/度,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每处理一吨垃圾可以产生100元左右的利润。“如果企业运作不规范,添加燃煤过多的话,收益更为可观。”

2001年,国家863计划项目提出:水泥的低环境负荷化——通过技术与装备的创新与集成,实现资源、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排放最低化,高效利用工业废渣并大幅提高性能,延长使用寿命的系统方法和技术。

  为了向外界证明水泥窑处置废弃物的安全性和环保性,华新公司将第一座市政垃圾预处理工厂建在了自己的水泥厂里,这就是华新环境工程(武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穴环境公司)。这座日处理能力200吨的预处理工厂占地仅为15亩,投资8000万元。

2015年5月,国家工信部、发改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试点工作的通知》,旨在解决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面临的技术、装备、标准、政策等突出问题,规范技术工艺路线,提高技术装备水平,建立标准体系,探索运营模式,为“十三五”科学推进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奠定基础。

  与普通的垃圾焚烧炉相比,水泥窑处置废弃物具有明显的优势。比如,温度更高,物料在高温段停留时间达1小时左右,可以有效避免二恶英的产生;焚烧炉是一个纯粹的燃烧环境,而水泥窑的碱性环境更有利于消解很多有毒、有害物质;水泥窑煅烧过程中对于氧气的控制十分严格,有助于将废弃物中的有害物质还原,比如,可以将剧毒的六价铬离子还原为性质稳定的三价铬。

李叶青表示,“今后,华新将变身为一家集环保处置、建筑材料供应的企业,在帮助社会解决环境问题的同时,生产出高质量、高技术的建材产品,为社会提供双重服务!”

 通过引进战略合作伙伴瑞士豪瑞集团并获得先进的水泥窑协同处置系统技术,华新水泥开始从废弃物中回收资源并部分替代传统燃料和原料,同时也在不断开拓公司在节能减排领域的业务。目前,公司已能够处置市政垃圾、市政污泥,以及包括废弃农药、废弃有机溶剂等在内的15类危险工业废弃物。

2014年10月,在全国政协双周专题讨论会上,李叶青应邀向领导和专家介绍“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理废弃物”技术和应用成果。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会上指出,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是一件值得重视的好事,要搞好,关键是政策,希望中央有关部门要抓紧研究,出台与垃圾发电大体相同的政策,把这件好事办好。11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就政协双周会《关于加强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的建议》提案作出批示,要求发改、财政、国土、环保等部委认真落实俞正声同志的批示要求,研究政协委员的建议。

  对于华新水泥“十二五”的发展,他表示,公司将以环保为龙头,带动水泥主业的整合。“我希望,在未来5年,能建设30~50个环保处理工厂,这些环保工厂可以带动与水泥行业相关联的电力、钢铁、化工等企业,形成资源再利用的循环经济产业链。10年之后,我希望华新进行环保处理的收入能与水泥行业的收入相当。”

**

 但是,李叶青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是一个为社会造福的产业,华新会先把处理厂建起来,相信以后会有经济上的回报。

作为一名亲历中国水泥过去30年发展历程的行业人,李叶青也深知,水泥的绿色发展之路还任重道远。

 

为了给企业打造一个能够提供持续创新动力和成果的平台,1997年,李叶青主持创建了华新技术中心,并亲任中心主任。

  在此之前,华新水泥也曾协助湖北有关部门先后处置了大批毒鼠强、滴滴涕等有毒废物,高温煅烧不仅保证了有机物的高效、完全分解,而且监测数据显示,烟气中二恶英浓度等指标远低于国家标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