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2日至23日,发改委两天之内共批复8个交通运输建设项目,涉及投资总额达到2346.26亿元  近期,国家发改委在批复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项目上“大手笔”频频,12月23日发改委集中批复了6个项目,加上12月22日发改委批复的2个项目,发改委两天之内共批复8个交通运输建设项目,涉及投资总额达到2346.26亿元。  事实上,从10月16日到11月5日这21天的时间里,发改委就密集批复了16条铁路和5个机场等总计21个基建项目,总投资额近7000亿元。自10月1日至今,发改委已经批复的项目有43个,涉及机场、铁路、公路、城市铁路项目,投资额度超过万亿元大关,达到了13648亿元。  而这些项目的批复,对目前“求订单若渴”的国内众钢企来说可谓是福音,对此,分析师张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础建设工程项目所涉及的钢铁订单都是未来钢铁的潜在需求,“目前这些项目具体用到多少钢材还无法计算,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形势下,国家希望定向精准保持投资平稳增长。国内钢企肯定都想能够分一杯羹,但是钢企能否分到与分到多少与钢厂的位置和生产品种都有直接的关系,若想照顾到全行业还是有点困难。”  铁路带动钢铁需求  数据显示,2014年钢铁生产仍保持高位,1-11月累计粗钢产量为7.49亿吨,累计比同期增长1.91%,平均粗钢月产为6806万吨。按此估算,2014年粗钢产量为8.17亿吨,继续创历史新高。  “雪上加霜”的是随着冬季来临,工地停工增多,华北、东北以及山东等地需求恶化较为明显。但是华东和华南地区天气尚可,需求情况略好于北方地区。全国范围来看,季节性需求转弱迹象已经明确。  而交通运输基础建设项目得以批复,对钢铁行业来说也算是寒冬中吹来的一阵暖风,对于发改委加快审批项目速度,在上周召开的发改委工作会上,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表示,促进消费扩大和升级,调整优化外贸结构,都是“药方”的内容。但是这些可能短期内都不足以挑起“稳增长”的重担。徐绍史表示,投资仍将起到关键作用。  徐绍史同时表示,一方面,着力推进重大投资工程包建设,7个工程包要抓紧抓实抓出成效,而且发改委还准备推出新的工程包。另一方面,要用好管好预算内投资,一定要加大重点领域的投入。  张琳则向记者表示,基础建设中铁路建设对钢铁需求量很大,而铁路建设所需的钢材品种涉及面很广。如车站、隧道、桥梁等土建工程,需要大量螺纹钢、线材、盘螺、圆钢等建筑钢材,基本占到了铁路建设整体用钢量的6成左右。  钢价暴跌源自资金链紧张  可是,正当钢铁需求迎来喜讯之时,钢价“不争气”的表现又给了钢企一记重拳,据相关机构提供份资料显示,以钢坯、高线和螺纹钢为代表的钢价在年底价格纷纷跌入低谷,尤其是方坯,12月中旬开始直线下跌。特别是主导城市唐山的方坯市场,出现暴跌行情,日跌幅最高达70元/吨,周跌幅最高达140元/吨,价格不仅创下年内新低,甚至达到近10年的新低。  张琳表示,钢价如此崩盘,导致了部分下游用户选择采购,低价资源市场活跃度有所增强。“但考虑到钢坯市场整体偏弱,钢坯下游企业操作依旧比较谨慎,多以观望为主。钢坯下游企业普遍看空后市,下游调坯轧材企业停产较多”。  但是,祸不单行的是如今钢铁上游原料依旧弱势,市场心态偏空,唐山钢坯价格的大幅下调,无疑对当前低迷的原料市场带来影响,短期市场下行趋势难改。12月22日,澳大利亚工业部表示,铁矿石2015年平均价格将可能在每吨63美元,铁矿石2014年均价在每吨88美元。普氏指数已经跌至66美元,再次刷新年内低点。  对钢价如此不给力的表现,张琳解释,临近年底,钢厂或钢贸商要还清银行款项,加上托盘公司资金需要回笼,从参与托盘的钢厂或钢贸商手中抽资,也需要等待银行下一年度的授信等等导致钢价暴跌。  “种种催债、还贷,使得钢厂或钢贸商面临资金压力较大,抛货、回笼资金意愿较强。现阶段,市场心态极为悲观,对于12月份的市场基本不抱希望。贸易商资金压力凸显,为回笼资金贸易商多选择降价出货。大部分贸易商在控制库存的基础上,基本上就是清货回款,市场异常冷清。”张琳表示。

中国报告网提示:发改委:铁路带动钢铁需求。而这些项目的批复,对目前“求订单若渴”的国内众钢企来说可谓是福音,对此,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表示,基础建设工程项目所涉及的钢铁订单都是未来钢铁的潜在需求,“目前这些项目具体用到多少钢材还无法计算,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形势下,国家希望定向精准保持投资平稳增长。

“上周五唐山地区的钢坯在一天内就出现了110元/吨的暴涨,钢材价格随之也大幅拉涨,型材上涨幅度超过200元/吨。”

本报记者 王金龙
西安报道  2018年下半年的钢铁市场被业内戏称为“猴市”。不足1个月时间,钢铁价格从4700元/吨跌破4000元/吨。  “从今年3月份开始,国内钢价呈现出上涨趋势,从3700元/吨一直飙高到4700元/吨,然而进入11月之后,钢价暴跌,不到1个月即跌穿4000元/吨。”西北某大型钢贸商负责人徐宁(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在过去的11月份,由于资本做空,螺纹钢期货跌了八九百元,现货跌了六七百元,贸易商情绪悲观,违单情况时有发生。11月20日,钢坯价格甚至由3580元/吨跌至3450元/吨,下调幅度达130元/吨,距离今年3月份系统性风险的3300元/吨的价格仅一步之遥。  对此,仝琳向记者表示,虽然目前钢价有回暖反弹的迹象,但是西部地区钢厂已经到了亏损边缘,新疆地区甚至有钢厂已经提前停产,钢企高负债的局面仍未改变。  对于钢价暴跌的原因,仝琳解释称,钢价的波动受到供需关系影响,2018年冬季钢铁行业并未因环保问题而出现“一刀切”,加之冬季钢铁供需放缓,从而加大了钢价的下行压力。  钢价涨跌幅度大  2018年,钢铁的价格行情可谓是“上蹿下跳”。  近几年来,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显成效,进入2018年之后,钢企需求形势向好,生产经营状况亦得到改善,实现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从2018年3月份起,钢价就开始呈上升趋势,甚至连涨8个月,截至10月底钢价达到4700元/吨。  根据数据显示,在钢价起步之前的2018年1~2月份,我国粗钢、生铁和钢材产量分别为13682万吨、11331万吨和15903万吨,同比分别增长5.9%、下降1.7%和增长1.9%。2018年3月上旬,重点钢铁企业粗钢日均产量173.2万吨,较2月下旬减少14.67万吨,减幅7.81%。这也就是说产量总体下降,为钢价上行奠定了基础。  具体到业绩层面,2018年钢企上市公司的半年报以及三季报也印证钢价上涨之后带来的利好。记者梳理上市钢企公告发现,截至2018年10月底,33家上市钢企中,盈利达807.8亿元。排名前三依次为宝钢股份、鞍钢股份和马钢股份,净利分别为157.47亿元、68.47亿元和55.83亿元。  不过,钢价的上涨未能延续太长时间,仅仅1个月之后,钢价就从每吨盈利近千元跌至亏损状态。徐宁向记者表示,往年虽然冬季钢铁需求会下降,但是由于近年来环保压力等因素,冬季钢企会被限产或者停产,这使得存活下来的钢企“淡季不淡”。然而,今年刚刚入冬,就给了钢企一个措手不及,钢价一路下跌,单日的跌幅甚至超过100元/吨。  英大期货北京营业部黑色系负责人李庆朝向记者表示,虽然黑色系12月12日上涨,但上涨的空间有限。从数据来看,目前钢厂螺纹钢的利润空间有所收窄,钢厂的生产方向会偏向窄带、圆钢或者外贸单。  “不管是暴跌还是暴涨,都不利于钢铁企业健康有序发展。”徐宁向记者表示,2015年,钢企全面亏损,致使一部分中小钢企退出了市场,短暂的阵痛给后市带来了利好,钢价回升且趋稳。而没想到的是,2018年末,钢价却出现“断崖式”下跌,这不利于钢企巩固“去产能”以及供给侧改革所带来的成果,有可能会倒退至2015年之前。  然而,何杭生却不认同徐宁的说法。何杭生表示,在11月之后,的确有部分钢企出现亏损,甚至停产,但是绝对不会回到2015年的1800元/吨,况且近几日,钢铁价格已经明显出现反弹回调趋势。  另外,何杭生认为,在未来钢厂将会直接对接用户,钢贸商必须面临转型。  钢贸商呼吁限产  在徐宁以及多位受访的钢贸商看来,供需关系决定价格,目前钢铁市场的症结主要集中在采暖季限产和库存等方面。  据徐宁介绍,在2018年9月11日,市场传言“取消限产比例”,随后引发黑色系期货整体下跌。本报记者查阅当天期货交易记录发现,受环保限产取消的传言影响,螺纹、热卷当日午后跳水,最终分别收跌4.97%、4.68%,焦炭受此拖累下跌5.54%。次日,盘面依然延续悲观情绪,继续飘绿,最终在环保部门出面辟谣之后,才逐渐停止下跌趋势。  对于所谓的“取消限产比例”,徐宁解释称,此前已经出台的京津冀地区供暖季限产文件是8月初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征求意见稿。文中提及“天津、石家庄、唐山、邯郸、邢台、安阳等重点城市,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其他城市限产比例不得低于30%,由省级政府统筹制定实施方案”。  然而,上述“取消限产比例”的传言却表示,新的限产方案将取消30%和50%限制指标,且把空气质量改良目标从5%下调到3%。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冬天,钢企减产将放缓,从而影响到价格。  据提供的数据显示,每年冬季限产政策的实施均会对钢铁产量形成影响,涉及钢铁产业的限产比例在10%~50%不等。但是今年供暖期限产力度放缓,并采用了灵活的错峰生产方案。  或许正是因为环保政策的调整,今年冬季进入11月份之后,全国大部地区钢企库存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出现增加,即便4个省份库存出现下降情况,相对比例也较小。  对此,李庆朝认为,目前是北方的螺纹钢销售淡季,虽然价格有所回暖,但是现货需求并不买账,冬储意愿并不强烈,加上对明年经济预期悲观,对市场上涨行情有所压制。不过,如果能有相关的经济刺激政策出台,或者中美贸易冲突有了突破性进展,那将对市场行情的影响预期就会有变化。  “从目前来看,2018年的钢铁压减产能的目标基本能够完成,但钢价似乎进入了阴跌局面,钢铁贸易商操作难度加大。”仝琳表示,从监测的实际成交价来看,北材南下二次进攻导致南北价差再度收敛,全国坚挺的成都钢价受北方资源大量流入也创新低,跌至4150元/吨。  另外,近期全国雨雪天气普遍来袭导致需求停滞,并由北方向南方蔓延,加之在环保政策调整之后,钢厂持续生产使得库存不断增加。  据库存数据显示,2018年12月12日,社会库存增加9.18万吨至188.16万吨,厂库增加4.75万吨至120.29万吨,总库存合计增加13.94万吨至308.45万吨。  “中西部库存数据反映了北方需求停滞后范围在扩散,钢厂不断加大资源外调,南方继北方之后钢材现货市场也沦陷,近两个月钢价罕见累计跌了超过850元/吨,后期需求加速下滑。”仝琳表示,目前现货市场比较煎熬,企业人士纷纷表示年都不好过,希望国家政策能加大环保力度,严查污染钢企,限制落后产能。  “冬季如果钢企不限产,那么作为钢贸商就没有必要储存囤货。”一位受访贸易商向记者表示。另外,依照目前情况,北方需求继续萎缩,限产情况不及预期,产量有继续增加之势,因此为了稳妥起见,贸易商大多持观望态度。  事实上,自进入11月中旬后,随着雾霾天气增多,民众对高污染企业的限产呼声不断。与此同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钢贸商也表示,鉴于近期北方地区雾霾天气不断加重,希望国家政策能重启限产或是临时加码限产,以此降低库存,从而有利于稳定钢铁市场。

导读:发改委:铁路带动钢铁需求。而这些项目的批复,对目前求订单若渴的国内众钢企来说可谓是福音,对此,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表示,基础建设工程项目所涉及的钢铁订单都是未来钢铁的潜在需求,目前这些项目具体用到多少钢材还无法计算,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形势下,国家希望定向精准保持投资平稳增长。参考:《中国钢铁市场专项调研及前景预测报告》

面对钢坯和钢材价格的突然拉涨,在上海从事钢贸的小李有些看不懂,“尽管价格涨了,但出货也一般,而且市场上并没有封库惜售的现象,不知道这样的涨价能坚持几天?”

12月22日至23日,发改委两天之内共批复8个交通运输建设项目,涉及投资总额达到2346.26亿元

在经历了数月“跌跌不休”的行情之后,从上周五开始,钢材市场忽然出现了反弹行情,而且涨势十分迅猛,部分品种在两三个交易日内拉涨近300元。

近期,国家发改委在批复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项目上大手笔频频,发改委集中批复了6个项目,加上之前发改委批复的2个项目,发改委两天之内共批复8个交通运输建设项目,涉及投资总额达到2346.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波拉涨的导火索,出现在9月6日发改委密集批复8000亿城市轨道交通项目的消息传出之后,而终端市场的供需情况,并没有明显起色,记者昨天咨询多位钢厂、贸易商均认为,此轮钢价的反弹,仅是内外利好政策因素释放后的超跌反弹,由于欧元区紧缩还将继续,全球制造业低迷,国内庞大产能的存在,市场价格的反弹恐难以维持长久。

事实上,从10月16日到11月5日这21天的时间里,发改委就密集批复了16条铁路和5个机场等总计21个基建项目,总投资额近7000亿元。自10月1日至今,发改委已经批复的项目有43个,涉及机场、铁路、公路、城市铁路项目,投资额度超过万亿元大关,达到了13648亿元。

这一轮钢价的反弹,始于上周五的钢坯暴涨。在9月7日之前,作为钢材主要原料的唐山钢坯价格持续大幅深跌,截至上周四,唐山钢坯价格累计下跌幅度已经达到220元/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