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环保法对钢铁行业的倒逼力度空前巨大。记者采访时了解到,连宝钢这样的标杆企业都表示,某些指标达标有难度。但是业内人士及相关专家认为,钢铁业应该由此找到“法与市场”型的调控机制,区别于以前单一的行政力量调控,关键在于,执法上一要落实,二要公平。  新环保法的巨大震动  “新环保法通过之后,特别是针对钢铁业的8项新标准发布后,钢铁行业内可以说是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崔健说。  据宝钢研究部门的梳理,新标准几乎覆盖到从铁矿石采选、烧结、炼焦、炼铁到轧钢的全工序。钢铁环保治理针对的污染物种类更加细化全面,污染物排放标准也是大幅收紧。  国内钢铁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认为,此次的新标准,某些方面可以用“严苛”来形容。钢铁企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环保技术改造,这对原本利润微薄、普遍亏损的钢铁企业来说是极大的挑战。  行业调控转型的良机  钢铁行业多年来一直呼吁行业调控要从“行政型”转向“法与市场”型。  “法与市场”型的调控机制,最根本的一条是树立企业发展“合规合法”的新底线。崔健等业内人士说,此次通过的新环保法,有两只“硬拳头”,一是按日连续计罚,违规违法企业如果在法律规定的整改期限内达不到整改目标,之后就按日连续进行相关的处罚,上不封顶。这加大了污染企业的违法成本,有利于消除污染成本过低的弊端,打开了“处罚污染可以罚得倾家荡产”可能性的口子。二是追究企业法人法律责任。对未批先建拒不改正、故意造成严重污染事故的违法行为,可给予企业法人治安拘留等处罚。企业环保违规,不但面临经济损失,而且对法定代表人要追究,企业和法人的社会声誉也会有严重损失。这两只重拳打下去,让企业养成法律新底线的意识,不要再寄望于地方政府的庇护和环保公关手段。  建立新型调控机制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利用市场的力量,探索环境经营的手段和方法。“总之,环保一方面要有法的强制,一方面也要主动而为,要让环保生出效益,成为企业自己想做的产业。”崔健等业内人士说。  “时间表”与严格执法最重要  新环保法2015年1月1日就要打响“发令枪”。但据业内人士分析,实施过程中,有两点是最为关键的,一是对于行业普遍感到困难的难点,一定要排出明确、可操作的“时间表”;二是执法一定要公平、严格。  针对行业内的实施难点,行业人士建议,行业协会可发挥更大作用,通过客观、专业的研讨,达成共识提交到国家环保监管部门,理清哪些环节的确还缺乏有效的监测和治理手段,应该组织力量攻关,提出现实可行的管理要求,控制污染影响;同时政府应制订政策鼓励尝试前沿治理技术的单位。排出明确的“时间表”十分重要,否则简单地“一步到位”,大多数钢企在一些指标上都将或多或少存在达标不稳的现象,容易法不责众。  有了严格的“时间表”,对于依然不合法的企业行为,到底如何处置,也就是新环保法的执行力问题。行业内研究人士建议,新环保法的执行,应少讲“例外条件”,一律依法,做到公平,否则“劣币必然驱逐良币”。

例如,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钢铁行业规范条件》实施环保一票否决制,并从达标排放等多方面设置了门槛。根据《规范条件》,钢铁企业的炼铁工序需考核颗粒物、氮氧化物、二氧化硫三项标准,而之前只考核烟粉尘浓度一项。同时,吨钢二氧化硫排放量也从之前的1.8千克下降到1.63千克,并且增加了“近两年内未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或重大生态破坏事件”等条件。不仅如此,在评审申请报告、现场核查和遴选名单的实际过程中,环保条件也始终作为首要考核因素实行一票否决。

在已经过去的2014年,环境问题成为全社会极为关注的热点,作为“污染大户”的钢企而言,自然也是环保法所需“重点关照”的对象之一,但由于面临着国内外需求疲软、价格低迷和产能过剩的多重压力,钢铁行业自2010年便已进入微利时代,其“绿色蜕变”之路也是履步维艰。  【钢铁“绿色突围”那些事儿】  之一:以法治刚
多项环保法规陆续出台  自2013年开始,因雾霾天气的影响不断恶化,与钢铁行业有关的环保法律逐一出台,成为继电力行业后环保部“十二五”期间整治的重点。多项法规的出台,相对于此前以行政手段为主的环保政策,将用更强劲的力度来打击污染。  之二:钢厂停产限产迎APEC  去年亚太经合组织会议(APEC)在北京召开期间,为了保障会议期间的大气质量,自去年11月初开始,河北等周边地区开始对各大钢厂实施了为其十多天停产限产,北京等周边地区也迎来了久违的“APEC蓝”。  仅就唐山来说,停产限产期间涉及64台烧结机,其中53台全部停产,11台停产三分之一;停产总平米数7242平米,会议期间影响产量合计约240万吨,核算生铁160万吨左右,约占唐山钢铁产量的三分之一。  之三:钢企白名单公布  近期,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第三批符合《钢铁行业规范条件》的147家钢铁企业名单,至此,这份被称作钢铁行业“白名单”的文件,已经历时3年分3批公告了305家规范企业名单。  作为控制钢铁产能过剩的重要是手段,工信部制定的《钢铁行业规范条件》对钢铁企业的产品质量、环保标准、能耗、工艺装备、生产规模以及安全卫生等6个方面提出了规范条件。  【环保已喊多年
为何钢企污染仍然严重】  20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钢铁工业日渐重视环保投入、先进环保技术的应用和环保工程的实施,按理说政策实施到现在,且不说收效显著,但污染起码不会越来越严重,但从目前来看,我国钢铁行业大气污染治理还存在很大的问题,造成此现状的原因主要包括以下两点:  其一:钢企微利治污财力不足  近几年来,我国的钢铁行业陆续进入了微利甚至亏损阶段,没钱,环保设备怎么来?维护成本哪里来?停产、减产后流动资金哪里出?因此,即便钢企有主动治污的意愿,但因资金压力,多数只怕也难以承受,因此我国大部分污染严重的钢企,自身治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外,由于产能过剩影响,钢企盈利困难增加,一旦还加上每吨近百元的环保成本,无疑是雪上加霜,在唐山地区,部分小钢厂为躲避环保部门排查,甚至出现白天停工、晚上开工的做法。  其二:政府负债无法推动污染治理  近几年以来,关于我国地方债屡创新高的讨论不断,加上个地方政府为了单方面的追求GDP、政绩等,陷入了投资疯狂阶段,地方政府大量举债投资创GDP,加上其他一些因素,导致我国的地方债务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几乎濒临垮塌的边缘,地方荷包显得有些紧张。  钢企作为税收的一大来源,当地政府压根就不愿意因治污、淘汰落后产能等原因而丢失着一大笔税收,再说没有资金,如何安置因治污、控污带来的钢厂大量下岗职工再就业?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污染治理难归难,但近几年来,多地雾霾围城也实在让民众苦不堪言,而前不久APEC会议期间的重拳出击,让北京及其相邻地区被久违的多日蓝天所拥抱,空气质量连续优良。尽管是临时调控,但这也让人意识到雾霾并非不可治理,于是人们翘首以待即将出台的新《环保法》,盼其能将绿水蓝天长留身边。  【新《环保法》起航,对钢铁行业福兮祸兮?】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2015年1月1日,号称“史上最严”的新环保法正式实施,如果新环保法得到严格执行,钢铁行业将受到极大影响。  福兮  福一:行业大洗牌,淘汰落后产能  2015年,中国钢铁业将继续面临属于自己的“三低一高”发展轨迹,在目前国内钢铁市场乱象丛生,不公平竞争现象随处可见的情况下,“环保风暴”的来临,将遏制那些此前不环保钢企的低价卖钢行为,有助于清除钢铁行业健康发展的毒瘤。  因此,新《环保法》就好比一个标尺,对于之前那些环保工作做得比较好的钢企来说,并不构成太大的压力,反而会让他们更加欣慰,因为《新环保法》将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钢铁市场环境。  福二:抑制新增产能,提高行业门槛  如果细数中国钢铁业当前最头痛的问题,首当其冲的无疑是产能过剩。产能过剩如今几乎已成中国钢铁业的代名词。数据显示,今年粗钢产量将超过8.2亿吨,同比增长1.67%,而根据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我国粗钢产能已经接近12亿吨。  若新《环保法》得到严格执行,则可以通过增加钢企环保成本,提高行业门槛,使得一些竞争力弱的企业最终退出市场,以实现淘汰过剩产能的目的,不过要度过这个必须经历的艰难时期,中国钢铁业要做的功课还不少。  祸兮  祸一:成本压力加大,资金压力更紧张  钢铁工业要执行新标准中的新建企业排放标准,其中很多指标都是很难达到的,比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许多指标,按照现有的设施,普遍达不到,可以预见,未来钢铁企业环保成本将逐渐加大。  粗略测算,要达到现有国家环保标准要求,企业吨钢环保平均投资需达到220元~250元,占行业平均吨钢生产能力投资约6%~7%;吨钢环保运营费用约140元,才能达到环保排放标准要求,而这约占吨钢生产成本的4.7%。  要达到国家新排放标准,初步估算吨钢环保投资比重需增加到总投资的13%,吨钢运营费用要增加到约200元,比目前达标要求还要增加近40%。在钢铁行业目前普遍亏损的背景下,在这么高的投资金额面前,企业进行环保改造的积极性可想而知。  祸二:标准严苛
“两只硬拳”重击钢企  据相关部门梳理,新《环保法》标准几乎覆盖到从铁矿石采选、烧结、炼焦、炼铁到轧钢的全工序,钢铁环保治理针对的污染物种类更加细化全面,污染物排放标准也是大幅收紧,因此新标准在某些方面可以用“严苛”来形容。  其“两只硬拳”将重击钢企:一是按日连续计罚,违规违法企业如果在法律规定的整改期限内达不到整改目标,之后就按日连续进行相关的处罚,上不封顶;二是追究企业法人法律责任。对未批先建拒不改正、故意造成严重污染事故的违法行为,可给予企业法人治安拘留等处罚。不仅罚款,而且还有可能被拘留,其处罚力度之大可谓前无古人,一旦违法成本高企,对企业的束缚力度将更强。  结语:在日益严峻的环保压力下,钢铁企业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顺利度过难关,必须将环保视为企业的命脉,这也是大势所趋;从环保治理的角度而言,法规实施成效与力度将密切相关,新《环保法》的实施,则更需要强有力的执行,让不环保的钢企没有生存空间,真正让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让我们共同期待“法治钢市”的诞生。

大中型钢铁企业更加欢迎新《环保法》,因为可以明显缩小不同企业之间的环保成本差距。但对于其他钢铁企业来说,目前更多的是担心自己无法环保达标,这倒可以促使企业真正有所行动。

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认为,通常来看,环保手段主要通过对地方设置环保任务和污染排放量指标,以达到淘汰落后产能的目标。也就是说,实施更为严厉的环保法规是钢铁行业发展的必然,也是钢铁去产能化的必经之路。

美高梅集团官方网站,澳门mgm美高梅,此外,还要充分利用社会资金,鼓励采用合同环境服务的形式。“合同环境服务可由项目投资方向社会筹集资金,解决钢铁企业实施环保改造所需的巨额资金,降低企业减排成本。”刘涛认为,更重要的是,实施合同环境服务,还可以规范市场秩序,有效降低故障率,并将投资风险和环境处罚风险转移给服务提供方,使钢铁企业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钢铁主业上。

钢铁企业要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全面实施提标改造,时间紧、任务重、资金压力大。特别是在钢铁行业大面积亏损的情况下,环保提标改造任务十分艰巨。

钢铁分析师徐向春认为,一系列环保新标准符合国家淘汰钢铁落后产能的政策。通过增加环保成本,提高行业门槛,一些竞争力较弱的企业将最终退出市场,进而达到淘汰落后产能的目的。

莱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立志则表示,新《环保法》实施以后,企业负责人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为此,集团不仅要强化企业领导人的法治思维底线意识,还要把环保风险纳入决策风险进行评估。

如果新《环保法》能够真正贯彻执行,所有企业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公平竞争,那么,迫于环保成本压力,一些落后钢铁产能势必退出市场,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加速钢铁企业去产能化的进程。

“钢铁企业要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全面实施提标改造,时间紧、任务重、资金压力大。特别是在钢铁行业大面积亏损的情况下,环保提标改造任务十分艰巨。”刘涛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