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鞋网】据说,温州法院破产重整工作,使得许多濒临破产的企业焕发新生。

浙江省温州市风险企业帮扶和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透露,吉尔达鞋业重整计划近日获温州中院裁定批准。据称,这是温州首个民企预重整案例,“预重整”机制也将成为温州深化企业金融风险处置工作的创新抓手。

中城建设原有股东权益、资产、负债等方面,除存留清单列明之外,全部整体性移转至由中城建设全资设立的较低注册资本的子公司。并由中城建设委派管理人员,建立治理机构,主要负责清算债权债务。新公司的运行,由债权人会议参与决定,债权人委员会、管理人进行监督。

日前,瑞安市菜篮子批发交易市场开门迎客。这里原本是浙江华滨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的厂房。两年前,华滨陷入“两链”困境停产,当地政府立即启动甄别机制,集中会商甄别企业特点,对症下药,帮助其在最短时间内转型自救。

2018年,温州法院运用司法重整程序使温州吉尔达鞋业有限公司、温州远洋眼镜有限公司等企业获得新生,促进了企业资源的流转利用,有效保障了困难企业优质资产资源重组和经济转型升级。

吉尔达鞋业曾是温州制鞋业的名优企业之一,曾获五届中国真皮鞋王荣誉。因受金融危机和担保链的影响陷入困境。自2013年温州市政府将其列入重点帮扶解困企业以来,吉尔达鞋业一直坚持经营,努力摆脱危机。去年2月,经与债权人协商,当地政府决定对吉尔达鞋业进行预重整处置,并引进破产管理人制度,力图通过预重整与司法重整的衔接,完成对企业的重整。

债权债务的整体平移,主要考虑不影响原有债权人、债务人的权利义务。上述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清算义务。根据法院批准的重整计划,中城建设可供清偿的资产总
额为2.04余亿元,合计已裁定无争议债权约为17.2亿元。经重整计划确定调整后,担保债权1亿余元。

瑞安通过集中会商平台研判甄别僵尸企业处置关键难点,综合运用破产清算、兼并重组、资产转让、土地收储等方式,一企一策分类对待,保障僵尸企业处置有的放矢。2014年该机制推出至2016年底,瑞安共处置僵尸企业107家,盘活土地1283.67亩,盘活资产21.19亿元。

通过破产重整盘活资产数160944.33万元,盘活土地306.156亩,厂房面积289817.51平方米,化解不良贷款896615.89万元,破产重整债权占全部破产案件债权的20.56%。

据吉尔达鞋业预重整管理人瞿韶军律师介绍,预重整将司法重整程序前移,效率明显提高。在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之前就重整事项进行谈判并达成重整计划草案,节约了司法资源,同时也解决了司法重整不成功将导致破产清算程序不可逆的缺陷。

历时8个多月,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司法重整宣告“终止”。这是我国首例特级资质建筑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也是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爆发以来,通过司法重整实验,处置“不良”的典型案例之一。

瑞安每周一召开集中会商例会,来自金融办、银监、法院、财政、住建、经信、人行、国土、公安等9个部门的业务负责人研判僵尸企业,将其分为保护类、帮扶类、处置类、逃废债类等四类区别对待。甄别机制主要为保护类、帮扶类企业提供支援,这两类企业或生产经营正常,或主营业务突出,由于被银行抽资压贷、担保链风险传导等原因陷入困境。

“信自己的每一步”,吉尔达鞋业的这句广告语曾在全国流行。

预重整启动后,各方通过稳定生产经营、建立预重整金融债权人会议机制、制订金融债务重组初步方案、化解担保链、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等,预重整工作取得良好效果。过程中完成了吉尔达鞋业对外投资股权处置、非核心资产处置,实现“瘦身缩债”。

瓯海法院是全国法院系统司法重整的实验性法院,截至目前,已经有9起深陷危机的企业重整终止,其中包括胡福林事件中的“信泰集团”重整案。

2016年10月,停产两年多的浙江厨工酿造有限公司完成债务清偿。此前,厨工酿造由于债权人众多,国企改制情况复杂,又涉及当地市政建设等问题,资产处置迟迟无法推进。在甄别机制介入后,不到一年时间,厨工酿造金融风险得到彻底化解。“这家企业被判定为帮扶类企业,各与会部门随即根据企业特点提出可行处置方案。由于定期面对面协商,部门间很快达成一致。”瑞安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最终,政府决定收储厂房,债权人上市企业万好万家集团以股抵债接手重组,目前企业恢复生产已经进入倒计时。

吉尔达鞋业,1981年从“温州鞋业奠基人”余阿寿租下一间40平方米的民房办皮鞋厂起步,1991年正式成立公司,曾获五届“中国真皮鞋王”。

据温州市处置办负责人介绍,预重整对于风险企业的好处显而易见,按照以往重整案件耗时较长,而吉尔达鞋业从启动预重整到重整成功仅用了12个月。同时,出险企业资产最大限度保值增值,更好地保护了债权人的利益。

3月19日,负责此案的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叶建平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中城建设债权债务的后续详细清偿计划。

为盘活资源,瑞安引导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或担保企业兼并重组帮扶类僵尸企业。2013年12月,华泰集团负债4.09亿元后停工。市政府帮扶小组第一时间进驻,制定3个担保企业接盘重组方案,并引入在外瑞商投资。如今,该企业位于瑞安经济开发区的新厂和江苏张家港的工厂恢复生产,均已扭亏为盈。

温州金融风波爆发后,吉尔达鞋业因担保链而深陷困境,于2013年被政府列入重点帮扶解困企业。

据介绍,今后温州将进一步实践民企预重整,主要甄选主营业务良好,前景可观,但深受担保链困局的重大担保圈核心企业,在保持其生产经营正常的情况下,探索适合温州本土企业的预重整做法。

重整之路

瑞安还以“清算式”司法重整、破产和解方式,为保护类企业一次性割断担保链,防止担保风险进一步扩散蔓延。近两年,瑞安法院受理企业破产案件127件、金融案件4984件,涉案标的总额87.19亿元,其中担保链断裂成为僵尸企业的主要出险点。

据统计,吉尔达鞋业确认81户债权人有效债权100笔,确认债权总额8.55亿元。

中城建设曾为温州当地房地产建筑领域的领头企业,拥有国内民企少见的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证书,曾两次位列中国民企500强。

温州市风险企业帮扶和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人士说,吉尔达鞋业自身主业经营并没有问题,每年创税还有1500多万元,只是受担保链拖累,资金链出现问题。

在其运营过程中,中城建设逐渐从单纯的建筑领域向投融资领域扩展,由此逐步落入互保圈,在温州民间借贷危机集中爆发期间,加上自身经营因素而深陷资金链危
机,直接为中城建设授信的银行达15家。(《21世纪经济报道》从去年6月以来曾陆续报道中城建设重整案件进展)